中诗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中诗特刊 > 中诗简牍

【中诗简牍•典藏版】(2022年卷)

2023-01-17 11:51:02 作者:中诗简牍 | 来源:中诗网 | 阅读:
【中诗简牍】创办于2012年4月,至2022年,"中诗简牍"栏目走过了十年。从开创至今,一代又一代的栏目奠基者留下了纯净的诗心、热烈的诗情。不忘初心,以”真、善、美“的诗心以会诗友。本期【中诗简牍•典藏版】系2022年度每月状元卷作品的集中展示。


目  录
1月 大雨将至丨吴乙一
2月 小花梅丨诗者絮语
3月 石头 | 纳兰寻欢
4月 初恋|阿色
6月 人间丨华子
7月 时间用旧了 | 北君
8月 气垫船 | 张永进
9月 一座寺 | 周健
10月 芦花雪 | 虫二
11月 空寂 丨庄晓明
12月 大寒丨姬予


(作品以月份排,排名不分先后)
 
卷首语
 
  从2012年至2022年,"中诗简牍"栏目走过了十年。从开创至今,一代又一代的栏目奠基者留下了纯净的诗心、热烈的诗情。白沙总编曾在周年回顾中说:说是征稿,其实没有任何物质奖励,哪怕一星半点儿的"好处"也看不到。我们所能承诺于作者的,也无非是"优胜作品选入网刊或本站留存备用"这类聊胜于无的无奈之语。征诗缘由也很简单,正如公告所述:“百年新诗发展,我们最终能在传承与变革之间找到契合点,找到适合于现代汉语诗歌的语言系统及叙述方式,并赋予其独立的东方品质,我们相信。”
  当今日再来看中诗简牍,我们依旧没有更多的物质奖励,但我们不忘初心,以”真、善、美“的诗心以会诗友,期待”中诗简牍“是一片干净的诗歌平台,是诗心向往之地。
——小雪人
 
作品展示
 
大雨将至
文 | 吴乙一


天空忽明忽暗。我依旧行走在
幽静的环山公路
仿佛要独自将悲伤带到更开阔的地方
我相信,黑暗中一直有陌生人
陪伴着我
有时,他在我前面
有时,他会放慢速度,回到我身后
并用低沉的咳嗽一再提醒我——
注意避让闪电
注意闪电中突然浮现的脸庞

(【中诗简牍】2022年1月卷(总第116卷))


小花梅
文 | 诗者絮语


身份可疑
名字也那么可疑
故乡更加可疑
活着是他们说不出口的可疑
这人间
急需一场暴风雨
对此我深信不疑

(【中诗简牍】2022年2月卷(总第117卷))


石头
文 | 纳兰寻欢


走了半天才发现
自己走反了

赶紧转身
往回走

刚刚离我越来越远的
现在离我越来越近了

那方我们曾坐过的
虚无的石头

又出现在昨晚的梦中 

(【中诗简牍】2022年3月卷(总第118卷))


初恋
文 | 阿色


风和白沙子
置换了洺河里的流水
这是哪一年的事

老人们 捡柴
把晒干的贝壳装入口袋

圈儿 七子 我们三个人
睡在一起
探探头 
院子里的树叶咬完耳朵

现在都落了

(【中诗简牍】2022年4月卷(总第119卷))


人间
文 | 华子


群山耸立,云朵缠绕
万物隐居人间,多有悲悯之怀

山间寺庙,无门无匾
梵音,轻得虚无;弱得,留不住香火

一头石狮无所世事。只有风
识得神的领地,只有鸟鸣不去惊扰月光

与莲叶上的露滴,彼此关怀

(【中诗简牍】2022年6月卷(总第121卷))


时间用旧了
文 | 北君


一截时间也会生锈、顿挫
就像钉在墙上的钉子
突出的部分,挂着一个人凝固的笑容
陷进的部分,让你时时感到隐痛

即使时间旧了,你用手
轻轻触摸,也会感到它的锋利
也会从指尖划出殷红的血

(【中诗简牍】2022年7月卷(总第122卷))


气垫船
文 | 张永进


未来。
小汽车开到目的地。
一声指令,它就自己折叠
成一卷手抓饼,
带着葱花的香味。

当城市开启看海模式,
一声令下,
斗篷收起。

“我们荡起双桨,小船儿推开波浪。”

(【中诗简牍】2022年8月卷(总第123卷))


一座寺
文 | 周健


没事的时候,去大云寺
上一个台阶抵近宁静一尺
下一个台阶。距喧嚣近了一尺
从大唐盛世的尖顶
落步到车来车往的商州
共需三十六级台阶

(【中诗简牍】2022年9月卷(总第124卷))


芦花雪
文 | 虫二


跟着秋凉的流水,就能找到湿地
落日的加入,让湿地有了宗教感
就能看见湿地上的信徒,用脸
在下雪

顺着炊烟系下的吊桶下降,就会落在棚户区
就能看见小屋把一些人抱成植物的样子
落寞,挣扎,情急之下
就用乡音开白花,像芦花,用脸
在下雪

(【中诗简牍】2022年10月卷(总第125卷))


空寂
文|庄晓明


休谟,时而神经质地奔出书房
直至握到朋友的球杆
才相信,还存在另一个世界

而我们,不停地捅着球杆
直至所有的球都滚进一个黑洞
只剩一张球桌的空寂

(注:休谟,英国怀疑主义哲学家。)

(【中诗简牍】2022年11月卷(总第126卷))


大寒
文丨姬予


它来去不明,也许就在门前的
池塘,檐口的风中?吐出的冷气让窗户
结满霜花。满街的繁华,只剩下
霓虹灯在它的胸膛慢慢变冷。高楼飘下的
纸屑,像时人的命运;慌不
择路的黄叶,在路口,寻找刚刚走散的家人
这个充满陶罐的世界,不要伸出
你满带檀香的手指

(【中诗简牍】2022年12月卷(总第127卷))